• <sub id="39w3a"><listing id="39w3a"></listing></sub>
    <form id="39w3a"></form><dd id="39w3a"><optgroup id="39w3a"></optgroup></dd>
    <sub id="39w3a"></sub>

    <center id="39w3a"><td id="39w3a"></td></center>
    首頁 / 文博動態 / 媒體關注
    三星堆遺址工作站站長雷雨:現在是考古的“黃金時代”
    發布日期:2021-03-22 16:49 來源:央視網 分享到:

    3月20日,“考古中國”重大項目工作進展會在成都召開,四川廣漢三星堆遺址重要考古發現與研究成果也同時發布。

    經過文物考古工作者們一年多的深入調查、勘探與發掘,三星堆新發現的“祭祀坑”終于揭開神秘面紗,呈現在世人面前。四川文物考古研究院三星堆遺址工作站站長雷雨,親歷了三星堆最新六個祭祀坑發現和發掘的全過程。

    “不敢相信”

    展示臺下發現新祭祀坑

    1986年,在對三星堆一、二號祭祀坑的考古發掘中,已經出土過大立人銅像、大型青銅神樹、青銅縱目面具等精絕雄奇的文物。出土器物神秘怪誕的造型,涵義難明,引人遐想。有人曾用“沉睡三千年,一醒驚天下”形容三星堆。

    1986年發掘完一二號祭祀坑后,根據我國文物保護政策保護為主,搶救第一的原則,發掘不再是三星堆考古站的急迫任務,對已出土文物進行研究解讀和消化,是雷雨他們工作的主要內容。直到2019年,三星堆遺址被納入到了考古中國和四川省古蜀文明與傳承項目,三星堆考古站也配套做了一個三星堆遺址的三年行動計劃,直接推動了三星堆祭祀區考古發掘工作的展開。

    2019年12月,在一二號祭祀坑的展示平臺下面,挖探溝的考古隊員碰到了三號坑的一個角。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三星堆遺址工作站站長 雷雨:因為一號坑、二號坑已經讓古蜀國名揚天下了,我當時就是應該不會有三號坑了這樣的心理。那天我們在開會,現場工作人員發來照片說出銅器了,我一看手機拍的可能比較失真,我還跟副站長說別慌,開完會再去吧。后來我們到現場看它當時露出地面一二十公分,一直往下大概一米四左右出來一截銅器。我們就讓一號坑、二號坑的發掘者陳德安下坑去看,他也不太相信有三號坑,下去一二十秒鐘出來說是大口尊。那時候感覺運氣真的非常好,很多人搞一輩子考古,重要的發掘可能都碰不上一次。

    展示平臺很快就被拆掉了。此后,考古隊員順藤摸瓜,先后在原來展示平臺的下面發現了六個祭祀坑。加上原來的一號、二號祭祀坑,幾百平米的范圍之內共發現八個祭祀坑。

    首次啟用恒溫恒濕考古工作倉

    填土都是珍貴文物

    從2019年12月發現三號坑,一年多的時間里,三號坑只是清理到第一層。其余的五個祭祀坑,有兩個清理到了第一層,另外三個還未清理到文物層。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三星堆遺址工作站站長 雷雨:這次考古發掘我們做了很長時間準備工作,這樣的坑在中國太難得了,“可遇不可求”,我們想在保護的前提下盡量科學地發掘,如果保護手段跟不上我們寧愿暫時不發掘,所以我們準備了很長時間。像我們這次考古現場,第一層保護弄了保護大棚,第二層保護用了考古工作倉。

    面對曾經一出世就驚艷了世界的三星堆祭祀坑,國家和四川文物考古部門自上而下都給予了充分的重視。此次發掘第一次啟用了恒溫恒濕的考古工作倉。相對于一號坑和二號坑發掘過程中更重視坑內文物,此次發掘,考古人員從更全面的角度,將整個坑與附近的遺跡都囊括在內。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三星堆遺址工作站站長 雷雨:主要是為了保護坑內的文物還有填土,盡量不讓它們不要受到外界的污染。我們這次發掘把坑里的填土當文物一樣全部采集,除了坑口最上面10多公分厚度那一層可能受污染的土之外。在我們工作站有個巨大無比的庫房,有很多文物架,我們把填土裝袋編號,一層一層放上去。哪天需要三號坑或者四號坑的填土進行課題研究,馬上就可以到庫房里面把它提取出來進實驗室。

    相較器物考古,雷雨表示,這種立體全面的考古意味著工作量的翻倍翻倍再翻倍。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三星堆遺址工作站站長 雷雨:如果只取器物,那我們填土就可以大塊大塊往外挖,到器物那層小心就可以了?,F在不一樣,現在挖填土的時候我們就很小心,最大的工具是差不多三厘米刃口的小鋤頭,最小的精細到和手術刀一樣。

    考古、保護人員齊上陣

    文物表面的泥有大作用

    在中國,文物考古和文物保護是一個領域的兩個不同方向,以往兩方面的工作人員一般都是各自作戰,各管一段。而在這次三星堆遺址的考古發掘中,文物保護人員全程現場參與。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三星堆遺址工作站站長 雷雨:以前考古發掘就是田野考古人的事,如果我需要文物保護的人員,比如一件鐵器或者一個人骨我處理不了,條件允許的情況下我可以請其他工地的人過來加固一下或者取樣,有時候他根本就忙不過來。那沒辦法,我們沒這套知識,可能對這些標本完全取不了,又很可能產生破壞。這次不一樣,我們文保中心所有人都全程參與了我們這次六個坑的發掘。到這個階段尤其是出象牙或者有機物絲織品等易碎易毀物的時候,文保人員的壓力比我們考古人員大多了。像我們這次的大尊它身上還附著泥,沒有清除干凈,這其實是文保人員強烈建議的,說泥對文物器表有保護作用,起初我們還產生過爭論,現在認為他們是正確的。

    考慮到很多文物出土后會氧化,在發掘現場的大棚內,除了罩在祭祀坑上面的工作倉,還有文保部門的應急實驗室,這種實驗室的水平目前在國際上處于前列。

    頂尊跪坐人像堪稱國寶級器物

    再次證明三星堆人是“龍的傳人”

    目前,新發現的6個“祭祀坑”中已發現500余件文物,包括金面具殘片、鳥型金飾片、金箔、眼部有彩繪的銅頭像、巨青銅面具、青銅神樹、象牙、玉琮、玉石器等。其中,三號坑的頂尊跪坐人像,被雷雨譽為“國寶級的一件器物”。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三星堆遺址工作站站長 雷雨:這件尊很奇特,它從口部一直到肩部、腹部有好幾條龍形的紋飾或者牛形的紋飾,以前大口尊上沒有這樣的附件,它可能全中國唯一的一件,從來沒有出過。

    當被問及從這件尊能解讀出什么新內容時,雷雨表達了自己的新看法。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三星堆遺址工作站站長 雷雨:這個龍形的紋飾,跟一號神樹上一條從天而降的飛龍一樣。還有這個從器物的口部頭朝下,給人感覺是從天而下的一條龍,龍身牛頭這樣一種怪獸,可以看出三星堆人思維很開闊,敢做敢想,他們把牛和龍捏在一起,做了一件非常美的藝術品。像這個跪坐頂尊人像,應該是平時擱在皇家的宗廟里祭祀時候用的。

    民族自信很大程度來源于歷史自豪

    現在是考古的“黃金時代”

    據了解,出土的文物將移交到修復室進行修復,修復完成后移交給博物館。這樣的過程,對于從事考古工作三十多年的雷雨來說,再熟悉不過。每次文物移交,他心里都滿含不舍,說起考古這份工作,他說“既是享受,又是重負?!?/span>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三星堆遺址工作站站長 雷雨:我們考古人擔負著復原中國古代文明、重建中國古代文明的任務,以前對中國古代文明的認識比較局限,以為是以中原為中心,后來長江流域、東北遼河流域等其他同時期古代文明重要遺存的發現改變了這種認識。當時中國文明除了中原以外,有些地區的文明同樣高度發達,在某種程度上說有點滿天星斗的狀態,只不過中原那一顆是最亮的。

    搞清楚那么多年前華夏文明到底有幾個來源對今天有什么影響?雷雨表示,一個民族的自信很大程度來源于歷史的自豪,如果我們把中國五千年的故事乃至更往上,上溯到七千年八千年這段時間的故事講好,把考古材料研究好,對我們民族自豪感的激發有極大的促進作用。

    當被問及考古領域的重視程度和國家實力有沒有關系時,雷雨認為有絕對的關系。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三星堆遺址工作站站長 雷雨:我們國家在很長時間以來囿于財力的缺乏,不可能在考古上投入更多的財力,改革開放以來尤其是現在這十來年,給人感覺考古現在不差錢了,這的確是我們考古工作者的幸運,很多人講現在是考古的黃金時代,的確是這樣。

    [上一篇]:
    [下一篇]:
    亚洲在战Av极品无码